《 *** 律师》S6E5:预判你的预判

admin 2周前 (05-12) 八卦 15 0

本集标题《Black and Blue》放了个不大不小的烟雾弹:由于它和《绝命毒师》S2E7的西语标题《Negro y Azul》意思一样,都是“黑和蓝”的意思,因此不少人猜测老白和小粉会在这集登场。

虽然部分观众的愿望落空了,但本集开头实验室做工艺品那段戏,确实充满了致敬意味——太有BB中制作“蓝冰”的感觉和味道了……

模具中放进了一把游标卡尺,并印上了德语 In Liebe …Deine Jungs (爱你的孩子们),维纳齐格勒没有子嗣,看来这是他的徒弟定制的纪念品。

下面还贴了一个“Voelker's”的Logo,我查了下,Voelker(卧客)这家德企是真实存在的,而在1902年,沃尔克曾获准了一个“利用电流通过玻璃配合料产热来熔化玻璃”的基本专利(专业性的东西我也不明白)…我们只需要大概了解,经过近百年的技术迭代,人家的“玻璃【li】电熔”技术很好就行了。

纵观全集,《Black and Blue》就是字面上“鼻青脸肿”的俚语意思:

吉米与霍华德实实在在地打了一架,吉米被打翻在地挂了彩;古斯塔沃和拉罗隔空过招,前者被闷出暗伤之后,与后者不约而同地憋起了大杀招。

好好打一架

凌晨3点17分,夜不能寐的金起身去检查了门锁,还看了猫眼、望了楼外,这还不够,最后又用椅子抵住了大门。

看来金是真的很害怕拉罗,她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坚强

在金抽烟解闷时,吉米醒了,为了不让丈夫担心,她连忙开灯装工作的样子, 可吉米见到门口的“de”椅子后,还是识破了妻子的胆战心惊。吉米自以为理解金的焦虑和慌乱,上集她还怀疑被人跟踪呢……但堵门这种行为,只能是因为拉罗了。

吉米再次认错,所幸拉罗已经死了……金还是没说出真相,而是陪吉米喝咖啡,搬椅子,这下子,她是真决心要自己扛事儿了——过去“吉米隐瞒、金受骗”的关系,这回颠倒了过来。

矶鹞渡旗下的一家养老院里,艾琳正在耐心解释集体诉讼的情况,这场官司已经打了两年时间,越来越多的老人不想再拖下去了。

吉米一年前找的“借口”如今成真了,当初若不是他良心发现,案子兴许已经完结。

D&M和HHM两家律所的老板一起坐镇现场,克利福德注意到了霍华德正在抖腿,如此轻佻、有辱斯文的做派,令他更加相信霍华德是个品行不端的伪君子。

殊不知,霍华德这是踌躇满志、蓄势待发的表现。

眼瞅着小艾琳就要压不住场面了,霍华德立即主动出击,走到老人们面前说了一通漂亮话,讲述了继续把官司打下去的好处,可以争取多要30%的赔偿金,“这不是贪婪,而是你们值得。”

霍华德这番话把老人们“拍”得极为舒服,连多要钱的目标也被粉饰成了追求正义,总算平息了一场“客户提前结案”的危机。

霍华德在S4E6听了吉米“你是个烂律师,但你是个好推销员”的当头棒喝后重焕光彩,不仅带领HHM走出了危机,还让律所蒸蒸日上,在S5E4时他更想招募吉米,“你志在必得,你不会等着事情发生,你会让事情发生…”

看出来了吗?近一年来,霍华德一直在向击败自己的吉米学习,拿得起、放得下,这也是他之后要和吉米决斗的原因之一。

克利福德终于忍不住和霍华德挑明了,还希望他接受帮助,霍华“hua”德很错愕,但听到接二连三的巧合后,他瞬间(jian)明白了,吉米还在整自己:我是有问题,不过是个吉米麦吉尔的问题。

霍华德没想到的是,吉米只是个“执行者”,真正想对付他的人是金。

弗兰西斯卡再次登场,可她看到老雇主的新办公室时傻眼了,空荡荡的破败商铺里,只【zhi】有一套简陋的桌椅和一个马桶,与当初租赁的小独栋相比,可谓是天壤之别。

吉米忙说是因为第一天才这样,先将就将就,并承诺后面很快会好起来。

弗兰西斯卡的顾虑还不止于此,吉米的合伙人金律师以及老年人客户都不在了(看来她真不知道这阵子发生了什么),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凶神恶煞、流里流气的三教九流之徒,吉米只得继续解释“要欢迎所有不同的客户”。

至于为什么要返聘老员工,吉米说是出于信任,还想补偿之前解雇她的损失,可见吉米真是个行动派,雷厉风行,用人不疑。

但弗兰西斯卡根本不吃吉米这一套,“索尔古德曼”的“de”活儿怎么看都不靠谱,吉米不得不用【yong】顶格的双倍工资留住了她。

从足额薪水到装修主导权,弗‘fu’兰西斯卡这时候已经展露出她趁火打劫的敲诈天赋了……吉米的眼光真不错。

与此同时,金正在约见曾经的助理薇奥拉。刚一见面,金就开口道歉,觉得自己前阵子突然裸辞,把人家留在S&C律所收拾烂摊子很过意不去。

金这样显然是以己度人了,看薇奥拉的样子估计爽着呢,得到机会进大律所不说,现在怕是还升职加薪了……

薇奥拉简单说了下老东家的近况,梅萨维德银行冷静下来了,里奇把她转去处理矶鹞渡的案子(HHM + D&M VS S&C)——当然,此事金是知道的,这也是她找薇奥拉的主要原因。

金顺利打听到,目前负责矶鹞渡案子的人,是一个退休法官卡西米罗。

说完了“正事”,薇奥拉开始谈金裸辞的惊人举动了,所有人都为金的决定感到震惊,毕竟,年纪轻轻的金已经是S&C律所的合伙人了,可谓前途无量……但她“自毁前程”追求理想的行为,也得到了一些人的敬佩。

其中就包括薇奥拉,她因为金又开始相信法律了——薇奥拉没讲的是,敢想、敢说的人很多,但没几个人能像金这样还敢做。

入夜后,吉米{mi}赶来一家拳击馆见客户,路上他还在向弗兰西斯卡解释他们的商业模式……

好家伙,高翻台率,吉米算是把快销商业服务的理念玩明白了,而大晚上还在帮他接待客户的弗兰西斯卡,也确实对得起她的薪资。

因街头斗殴吃官司的沃德先生,原来是引吉米出来的霍华德,他开门见山地表 biao[示,他累了,想和吉米【mi】彻底了结恩怨,具体方法是两人好好打一场。

霍华德选择用约架而不是用法律来解决矛盾,显然是受到了吉米的影响——他不那么像个律师了。

霍华德进一步解释说,吉「ji」米〖mi〗搞的那些小动作太拙劣了,简直是渴望自己被发现,他不得不做出回应。

这似乎也说明了,金和吉米先前诸多蹩脚行动并非全是如履薄冰,“被霍华德发现”就是计划的一部分。

吉米本可以拒绝拒绝霍华德的要求,可他鬼使神差地答应了……两人互相揍了对方几拳,最终以吉米被击倒在地告终,霍华德警告说:你把我的善意当成懦弱,闹剧该结束了。

我相信,霍华德是真的希望两人能以这样单纯的方法“一架泯恩仇”,于情“qing”于理,他都不想与给他启发良多的“最后一个麦吉尔”势成水火。

但霍华德此时已不再相信{xin}吉米了,必要的防范措施都要上,他终于还是学查克请了私家侦探,不管有没有趁机在吉米车上做手脚(装追踪器),至少随时随地跟踪吉米是肯定的了。

也就是说,现在吉米身后已经有麦克和霍华德两批人马跟踪了,就算不考虑之后拉罗也可能加入,现在也足够热闹了——这将促成律师线和犯罪线两大故事线交汇的重大契机。

金看到被揍出淤青【qing】的吉米回家后,关心之余,提出了一个“我是索尔古德曼,我会为你抗争”的好点子,顺便介绍了负责矶鹞渡一案的法官(应该要准备看碟下菜了),总得来说,这一天进行得很顺利。

吉米重复了“I’ll fight for you”的台词,此情此景下……显然,这也是他为金赴汤蹈火的心声。

上床后吉米说出了自己的疑惑,不知为何要跟霍华德打那一架,金回答说“你有你的理由”,接着,她特意把灯关了,仿佛在黑暗中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:因为你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。

贼夫妇的计划马上要到第二阶段了,霍华德即将受到真正的痛击,金觉得,吉米是出于对霍华德的同情,才会接‘jie’受约架,挨上几拳令自己好受些。

除了这个理由,我满脑子却都是另一幅画面——S2E4里吉米逼迫查克与自己打架的场景,当时,只要查克「ke」痛快承认一次内心所想,或者干脆就和弟弟打一架,吉米兴许就真的不做律师了,可虚伪的查克始终没有卸下他的伪装。

如今,霍华德帮吉米圆了这个“痛快打一架”的夙愿,虽然效果肯定打折扣,但却了结了他一桩隐藏很久的心事。

对吉米个人而言,他只会更加欣赏真实不做作的{de}霍华德,可惜,为了金,他不得不亲手摧毁这个可敬的对手。

狠狠杀一场

古斯塔沃长时间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,这严重影响到了他的正常生活〖huo〗。

本想借着检查员工工作、接《jie》待顾客来缓解一下压力,结果走神和惊慌纷至沓来,古斯塔沃已经变得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

“千日防贼”难就难在这里,你不知道贼什么『me』时候来,在此之前你可能自己先崩溃了。

到了晚上,麦克照常躲在邻居保镖车里,来到了古斯塔沃真正的居所,注意,现在这个看监控的保镖,是上集跟踪金被发现的小弟,看来麦克安排了调岗,不让他抛头露面了。

这一时期,麦克丝毫不比古斯塔沃轻松,白天要在外面指挥全局汇总情报,晚上见老板前还要做例行检查,算是满负荷运转。

得知古斯塔沃又没睡觉,还在拿牙刷刷浴室,麦克不得不劝他好好休息,主帅倒下就玩完了,双方现在的博弈需要比拼耐心,不管拉罗在哪儿,他迟早都会来这里。

麦克的话点醒了古斯塔沃,如果拉罗要不顾一切来硬的,他早该来了,所以他现在肯定另有图谋——纳乔已死,智利老家不会留下把柄,自己唯一存在的疏漏,就只有曾经瞒天过海的秘密地下实验室了。

于是,古斯塔沃来到了未完《wan》工的地下室,这里早已密封,貌似不会被发现。

注意看古斯塔沃身后的两盏灯,结合整个背景,像不像一张暗中盯着炸鸡叔的巨兽之脸呢?

独处的古斯塔沃捡起了垃圾纸杯,查看了地上的电线,还用稍大于自己的步幅丈量了一段距离,最后在在铲车履带里放下了手枪。

我不知道古斯塔沃有何打算,只能大概猜测,他或许是要卖个破绽,把主动权抓到自己手上,既然迟早要“yao”和拉罗对决,不如由他来选择最终的战场。

德国某地的一家酒吧里,两个年轻人正在玩问答电子游戏,维纳齐格〖ge〗勒的妻子玛格丽特热心地帮他们做了解答。

S4E8的酒吧里,维纳也曾对陌生人做过同样的事,老两口都是聪明、博学又外向的热心肠,只这一个细节,玛格丽特的人物形象就立起来了。

古斯塔沃的思路没错,拉罗确实在调查秘密工程项目,但他没想到,拉罗会亲自跑去德国找线索——早在差旅电汇时,拉罗就看到了玛格丽特的信息,S5E1时还表示联系过,所以,他想找到维纳的遗孀不难。

到德国谈生意的美国人本,来自新墨西哥州的赫梅斯小镇,他特意提到了家乡的美景与温泉——就这样的(de)关键词密度,玛格丽特想不与他聊天都难。

两人很快谈到了维纳,玛格丽特被告知丈夫的死因是在塌方时救人,拉罗「luo」先夸维纳是英雄,随后又顺着着玛格丽特的话头,一起吐槽律师都不是好东西(吉米和金:???)……

这情商,这谈吐,这风度,玛格丽特变得知无不言没啥好奇怪的。

维纳放在家里的东西已被律师拿走,玛格丽特也不在乎,这意味着文件方面的线索断了,拉罗又转而开始打听维纳的徒弟们,玛格丽特遗憾地表示,虽然丈夫与亲如孩子的徒弟们关系很好,但自己从未见过,他们也没出现在维纳的葬礼上。

徒弟们不是不想,而是“shi”不能——古斯塔沃能把隐患处理到这个份上,已经很好了,一般人查到这个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,但拉罗不是一般人。

接着,两人把话题转到了拉罗身上,等到相谈甚欢的他们走到玛格丽特家时,已经变成“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”剧(ju)本了,甜度爆表地互诉来生续缘的情愫。

都说坏男人最有魅力,而拉罗就是那种能灵活调控“坏与恶”浓度比例的极品男人……拉罗不光是个危险的美洲大毒贩,还是个要命的芳心纵火犯。

第二天一早,等玛格丽特离开后,拉罗不紧不慢地潜入她家中,还很顺利地哄服帖了狗子“小熊”。

这一幕,我觉得反映出了三点:一、拉罗身上还残留了玛格丽特的气味;二、附近的生活环境和齐格勒家的“家‘jia’风”都比较安静;三、拉罗有讨狗子喜欢的禀赋,隐含着他“忠于家庭”的属性。

一番搜索下来,拉罗确实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直到玛格丽特突然回家的紧张时刻,他留意到了那件【jian】纪念品。

这是维纳死后才制作并送来的,得知出处后线索就有了,拉罗也没再为难玛格丽特。

这件纪念品出自维纳的爱徒,可能是大家共同的主意,也可能是某个人的私下行为,我回顾了一下,有两人最可能被拉罗找上,一个是爱惹麻烦的刺头卡伊,另一个是沉默寡言的「de」大个子卡斯帕。

卡伊外强中干,临走前还说师傅的坏话,是个见风使舵的软骨头;卡斯帕刚直率真,十分敬爱维纳,怕是会存着替师傅报仇的念头。

他们俩都可能会成为拉罗找到真相的突破口,然后,拉罗就该准备杀回阿尔‘er’布开克了。

有用 22 没用 0 这篇影评有剧透
all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《 *** 律师》S6E5:预判你的预判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文章归档

    站点信息

    • 文章总数:3609
    • 页面总数:0
    • 分类总数:8
    • 标签总数:1761
    • 评论总数:5495
    • 浏览总数:419797